设为首页 | 添加到收藏夹 入会年份:2002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证号: 
  著名画家陈半丁  
首页 简介 艺术年表 与我联系  
著名画家陈半丁
陈半丁
 站内搜索
关键字:
类别:
 
 艺术年表
1980年  庚申年,在北京举行骨灰安放仪式,美协负责人华君武致悼词。党和国家领导人、省市部委领导,各地文艺团体、美协、画院、美院,众多民主党派人士、著名画家、京剧艺术家和各界名流赠送了花圈、挽联。

1979年  己未年,7月7日,经胡耀邦过问,中共中央组织部作出了为陈半丁平反昭雪的决定。
1970年  己酉年(尚未进入庚戌年)95岁,某大报再度点名批判,见报後黯然无语,遂一病不起。1月29日,病情加重。子燕葆已下放河南,媳黄美蓉、女燕妲、子燕龙送老人往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,初十分热情,後知其名便不敢医治,延误了抢救时间,当日故去。
1969年  己酉年94岁,工宣队、军宣队进入北京画院。被允许作画。在西四北六条南屋,研读残存的用“毛选 ”作封皮的《佩文斋书画谱》。被勒令为颐和园举办的庆祝“九大”的展览作《梅花》,款落“工农兵画院“。作《山茶腊梅》题曰:己酉深秋写於都市病中。钤:“山阴陈年章”、“半丁老人”、“江南布衣”之印。子燕龙结婚,作画送之。
1968年   戊申年93岁,康生得知江青对潘天寿的画有看法,便说:陈半丁这个人很坏,我树潘天寿是为了打陈半丁。《人民日报》点名批判陈半丁。刻“我独无”印,款曰:我独尊者,屈原。《离骚》有“举世浑浊惟我独清”(之句),今之时,世人轻浮惟我独骂,於屈子为何如也。子燕麟被定为反革命 ,关押在浙江丽水看守所。
1967年  丁未年92岁,康生在对浙江代表团的讲话中说:我与你们谈一个问题,潘天寿在这里搞了一个展览会,我去题了八个字(“艺苑班头、画坛师首”)是反对陈半丁的。陈半丁是个死反革命,解放以来,经常反共,解放前是国民党御用画家。齐白石死了,他一定要做领袖,在地下搞了一批旧画家。我利用潘天寿的展览会题了字,《光明日报》登了,陈半丁就拉一批人反对我。我们去看看陈半丁的画,许多是用来反共的。美术界要彻底反对陈半丁!刻“印不让人”印。
1966年  丙午年91岁,刻“藐世头陀”印,款曰:丙戌(误,应为丙午。笔者。)春日,年九十有一,世事人事都非矣……严惠宇外孙陆承平向半丁学习篆刻,半丁每复信必在其印稿上一一批注。後因“文革”而中断。作《山水》,题曰:拟梅花陁用黄鹤山樵《林泉清话》意。作山水《三家村》。8月2日,给子燕麟回信,曰:家中诸人皆好,均可放心,惟有你母关於开支紧促……想你现在已有工资,应该多少予以补助,方尽子职……余惟多加谨慎,万勿随口问答,千切!千切!此付。8月,子燕麟自浙江回京,经上海看望严惠守,严嘱燕麟带回八百元钱,预感这可能是对陈家最後的帮助。燕麟至东新卯子胡同家中,北京画院来人抄家,严惠宇接济的八百元钱,因带在身上得以幸免。西四北六条家同时被抄。尤凡自作和收藏的字画、古玩、家具、名贵章料、图书等均被抄去,装满数辆卡车。如是两次。抄家後一周,画院来电话说上面(康生)说,还有一盒田黄、一盒金星鸡血石未能抄出,让马上送去。夫人王慕廉只得将两盒珍贵章料送往画院(後来被康生据为己有)。西四北六条北屋被人占去半丁老人搬至南屋。东新卯子的家人,被赶出来,合住在新卯子27号的两间房中。9月,子燕麟返浙经上海,看望严惠宇,其已被抄家。被批斗。患腰疾。夫人王慕廉用童车载半丁往北京画院、中央美术学院接受批斗 。

1965年  乙巳90岁,毛泽东在《关於模特问题的批示》中说:齐白石、陈半丁之流,就花木而论,还不如清末某些画家。……中国国家,就我见过的,只有一个徐悲鸿留下了人体素描。其余如齐白石、陈半丁之流,没有一个能画人物的……号哂翁,刻“哂翁”、“哂翁天成”、“不知老之将至”。刻“哂翁涂沫”印,款曰:哂翁涂抹,左行。余年九十而从新所学,今以右为左,学而知之。乙巳病中记。我无隐忧而有隐情,刻是印记之。刻“半丁老人”、“哂翁”两面印,款曰:“或不愿与人者,用是印”。刻“哂嗡”印,款曰:白文忌版刻,於平正处有巧思,方圆中互见刀笔,长短并用,粗细兼备,不受据(拘)束,不加修饰,古人之法明矣。刻“哂翁”印,款曰:半丁拟汉代刻法,近乎神矣。刻“半丁”、“半丁老人”印,款曰:拟秦人之精者,半丁拟之。
1964年  甲辰年89岁,1月3日,康生在一次座谈会上说:反动画家陈半丁用隐蔽的方式反党,并妄想变天。张大千从海外寄赠画作一张。9月,在北京市政协三届二次会议上,就中国画等问题,与唐兰等代表展开激烈争论,一口反万众。
1963年  癸卯年88岁,康生在荣宝斋见陈半丁画作《玉泉山》,上题吴师道诗。康生说陈半丁是攻击共产党、毛主席,当即叫人把画摘下。第二天便指示有关部门对陈半丁进行审查。中宣部副部长姚臻把何其芳、王冶秋、华君武、邵宇、朱丹找来,进行审查,未发现问题。
1962年  壬寅年87岁,子燕葆结婚,章士钊证婚。周恩来指示:要培养“陈派”接班人。子燕龙入北京画院。陈半丁考虑到家里不困难,建议画院不要给燕龙开工资。燕龙在家从父学画,同时整理陈半丁画语录。携燕龙往玉泉山写生。中央新闻纪录电影籹片厂在中央文史馆拍摄陈半丁作画过程。在某画展上,因对某张作品的看法不同,与康生意见相左,说:你是搞政治的,你不懂画!9月30日至10月21日,“潘天寿画展”在中国美术馆展出。康生题“画坛师首,艺苑班头”八字,刊在《光明日报上》。康生全面调查陈半丁的诗、画、印之後,诬陷陈半丁在美蒋反攻大陆之时,写黑诗、画黑画、刻黑印,说《独立望江船》(解放前作)是企图翻天。对画院来了解情况的王友石说:周总理常说,中国文化落後。我认为是错误的……又说:美协对国画界有门户之见,认为南方的画家画的好,外边的画家画的新,这叫人不能服。他们多半是研究西画、雕塑、木刻的,对於国画不是真懂。他们一定要装懂,外行一定充内行,不能领导一定要领导,怎么能领导好呢?参加革命的人,有些是京华美专毕业的,邱石冥的京华美专误人了。认为:这几年事情办糟了的原因,就在“牛”、“马”二字上,一是吹牛,二是拍马……现在没有逆耳之言,办事怎能不糟呢?又说:不能全听吹捧……大跃进全是假的,不可靠!
1961年  辛丑年86岁,子光宇、燕葆、女燕姣、婿沈林南历数月为半丁整理藏品,仅藏历代书画件数逾千。在“迎春画展”座谈会上说:国画也有讽刺漫画,色色俱全。胞弟易斋去世,刻“辛丑後去了一半”印。撰联参加北京书法展览,联曰:多听故事有益卫生,少谈未来徒乱清神。1月,对来了解情况的王友石说:中国画院应当和故宫联系,狡籹古人的名画,给国家造些艺术品,平时就陈列狡籹品。这样作艺术家可藉以提高技法,国家可以多些狡籹品,画家可以得些补助费,这些事是应当办的。又说:这次美展,我送去一张不挂,挂一张旧的,那一张是我临的,他们不懂画。康生在一次会议上说:陈半丁对新中国心怀仇恨,常借字画表达其反动思想。此联系1961年展览所写,读之即知其丑恶灵魂。陈常以文人自居,自嘘(诩)为画坛之首,实则不学无术,目识半丁之假斯文耳。子燕龙入北京画院画家子女研修班。梅兰芳去世。作《花圈》,嘱燕麟送往灵堂。
1960年  庚子年85岁,参加“第二回现代中国书法”赴日本东京之展。刻“天地徒存此老丁”印。
1959年  己亥年84岁,《陈半丁画集》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。任中尼(泊尔)友好协会理事。作巨幅荷花《和平共处》。刻“学正经休论富贵”。
1958年  戊戌年83岁,2月28日 ,与于非铑等人发表《首都中国画家自我改造的倡议书》。8月18日,参加北京中国画研究会举办的“五人花鸟画展”。9月11日,美协力群召集各分会负责人编写现代美术史,拟为陈半丁、林风眠、傅抱石、颜文假、关良、吴大羽立传。作《枫树》,款曰:只有一片枫叶,不知多少秋风。作《力争上游》。
1957年  丁酉年82岁,女燕妍结婚。5月14日,北京中国画院成立,任副院长,在成立大会上发言。与周恩来、郭沫若、叶恭绰及众多画家合影留念。参加为庆祝画院成立举行的展览。在外地视察,叶恭绰三函急如回京,归京第三天至荣宝斋开会,参加“反右”。放言:我的右派帽子随时放在身边,戴上也不怕!为西哈努克在京住宅作三丈六尺巨幅《四季花卉》。最高国务会议上,受到毛泽东主席接见。李济深为《陈半丁画集》作序。弟子王雪涛被错划成“右派”後来见,责其不听平日劝告,太爱参政,社会活动太多,不专心业务。吴敬仪为半丁夫人(慕廉)雕李白《七绝》26首於象牙扇骨。作《萱草》,题曰:湘潭齐良琨为白石第三子,余之得意门弟,不幸早故,留有虫册。用补成之,以记不忘。9月16日,老友齐白石故,参加“齐白石治丧委员会”。作《雁来红》,题曰:齐良琨画虫颇有父风,惜不永年,深为感痛。丁酉八月二十八日(应为二十三日。笔者。)其父也归道山。余和周恩来总理诸位同治丧,灯下补此,不胜吁嘘。两次辞职,未准。书记崔子范说,寻常不必到院,有事会通知你。
1956年  丙申年81岁,在第二届全国政协会议上,与叶恭绰提出“继承传统,大胆创新,成立中国画院”的建议。并说:本门做的事业,一直到今天焦头烂额,一点没有起色。不客气地说,现在才下手,已嫌迟了些。6月。作为政协委员去上海视察。作《青山佳处绝》。10月17日,在北京举办个人画展。拟编《画法考证(验)录》,拟拓数本印谱,拟撰写传习拓印手艺方法的文字。刻“莫负此生”印,款曰:真心待人,於心便无愧矣。如专作一味叨(道)好,不但失真,尤可耻也。今天是吉月吉日,得蒙毛主席赐宴在一席,此身之荣幸(华)足矣。作《宿雨初收晓烟未判》,题曰:旧日门人齐子茹画蝉,未补,兹以意成之。
1955年  乙未年80岁,任全国政协委员。印度总理尼赫鲁访华,受命作八尺《达摩像》,自题五言诗:佛自西方来,乐在东土住。今晶送将归,多情勿忘故。5月14日,80岁生日,梅兰芳赠田黄石山。李济深、徐燕荪、王雪涛、汪慎生、启功、周怀民、胡佩衡、溥雪斋等人来贺。历半月与齐白石、何香凝、于非铑等画家创作巨幅国画《和平颂》。子燕雄故。得意门生齐子茹故於沈阳。作《钟鼎插花》,题曰:从来天地无私运,梅菊同开一样春。王恺题:汉高君缶,汉阳遂缶。马叙伦题观记。
1954年  甲午年79岁,为文字改革之事给毛泽东去信。毛泽东回信,希望老人多提意见,并对其关心文字改革深感敬佩。毛泽东回信共两页,“文革”中被抄,不知去向。入中国美术家协会(一说1951年)。任北京市政协委员。任中央美术学院民族美术研究所研究员。女燕姣结婚。作《牡丹》,题曰:贵寿无极子孙永吉;刻“陈燕姣”、“沈林南”印。
1953年  癸巳年78岁,参加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会。10月11日 ,参加在北海公园举办的全国美协第一届全国国画展览。为毛泽东六十旦辰作《延年》。刻“花草精神”印。作《惟有黄花是故人》,题曰:略拟清湘笔。刻“不使孽钱”,款曰:汉印朱文近封泥者为优,拟之。
1952年  壬辰年77岁,入北京美术家协会。与何香凝、王雪涛合作《紫蟹黄花》。
1951年  辛卯年76岁,春节,毛泽东派人送礼。卖掉米粮库的院子,购进东新卯子胡同和南魏胡同两宅,两室分住(原住房後来为邓小平居住,现为邓小平故居)。任中央文史馆馆员。任中国画研究会副会长。与齐白石、叶恭绰等合作《普天同庆》。与何香凝、溥雪斋、胡佩衡、王雪涛、溥松窗、汪慎生、叶恭绰合作《松石花鸟》。与汪慎生、王雪涛、溥雪斋、叶恭绰合作《芍药兰石》扇。与汪慎生、胡佩衡、王雪涛、叶恭绰合作《松鹤》扇。刻“倬厂八十後所作”印,款曰:印重白文,方圆粗细并用,缶老後知者鲜。
1949年  己丑年74岁,解放军围城,北平城内粮食奇缺。傅作义前来看望,送面粉两袋救急。与马占山、邓宝珊商议和平解决北京问题,自言:为解决和平问题,热诚参加活动。及至领今日,对傅作义,我三个的信诚如故。
1948年  (民国37年 戊子)73岁,刻“老年清苦”,款曰:是石仿佛似无曲留以索刻之物,恍忽间误作自用,他日见面当赏之。
1947  年(民国36年 丁亥)72岁,国民党政府邀往南京办展,坚拒。一国民党官员求画,以树林为背景,画一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怪物,题曰:上有魔王下有 。收潘君诺(然)为弟子。
1946年  (民国35年 丙戌)71岁,刻“山阴半叟”印,款曰:一国用命,不重人才,但溃区域,天下安能不乱!丙戊夏,半丁忧闷记之。时任故宫文物书画组研究员。刻“白緑应年老”印,款曰:拟汉印,近钝丁风趣。刻“千秋老衲”、“跳出范围”印。刻“陈燕姣”、“陈燕葆”印。
1945年  (民国34年 乙酉)70岁,题齐白石《挖耳图》:白石翁写罗汉,奇逸孤冷,神似雪个,近人不能为也。刻“只见江山不见人”印,款曰:汉官印相仿佛……胜利尚非实,更何况人乎,一群无耻(之徒),禽兽不如也。作《山水图轴》,题曰:世世纷纷不可争,机心机事两非真,时人熟识迂翁意,只见江山不见人。刻“人间何处不春风”、“半丁老矣”印。
1944年  (民国33年 甲申)69岁,与溥心诋合作扇面。
1943年  (民国32年 癸未)68岁,刻“莫自鸣馆”、“洞天福地”印。与齐白石合作《玉米雁来红》。刻“半丁父”印,款曰:仿铜器铭字。
1942年  (民国31年 壬午)67岁,刻“半丁合作”印,款曰:合作之画由来久矣,而用合作之印少有所见,近因合作之风大开,余亦时不能免,用山是印,记之。刻“年老矣”印,款曰:壬午春日多病态,言行俱惫,老矣。半丁才六十七,精力便退,奈何?
1941年  (民国30年 辛巳)66岁,与溥儒、徐操、胡佩衡、祁盭、吴熙曾、汪慎生、萧谦中合作《妙绘联璧》。2月,齐白石緑妻陈春君故。5月4日,应齐白石之邀,往长安街庆林春饭庄,参加继室胡宝珠立继扶正仪式。胡佩衡、王雪涛、刘冰庵、王庆雯等同往。子燕明生。刻“闲清(潮)室”印,款曰:年新辟一室,又得书额“闲清室”三字,因以名之,用刻此印记。辛巳十月十日,十儿降生日。半丁时年六十又六。额书三字董思翁书也。11月13日,在中山公园水榭为弟子尤无曲举办展览,展出作品均由半丁题诗落款,以予提携。
1940年  (民国29年 庚辰)65岁,刻“天生半个汉”印,款曰:予孪生也。今已年六十又五,尚强健,弟则强於予。去年岁首,家乡遭灾,(日军攻绍兴。笔者。)弟以白手抗敌,遍体鳞伤,浑(身)是血,居然得脱,至今生存无恙,可谓勇也。有感於此,因而记之,弟称英雄我也汉也。作《秋山图》,题曰:程松圆有此一帧,颇似清湘意,辄偶而拟之,也觉清快也。刻“天风阁”、“天半人半”、“无中生有”印。子燕龙生。
1939年  (民国28年 己卯)64岁,去上海,住严惠宇处。为吴湖帆治印。严惠宇请半丁收尤无曲为入室弟子。半丁知无曲视画如命,且有相当功力,欣然允诺。无曲行拜师礼。冬,尤无曲至北平,随半丁学画。子燕麟生。
1938年  (民国27年 戊寅)63岁,王梦白病故。在琉璃厂“集粹山房”召集同仁友好,举行义卖,操办後事,接济家小。王雪涛为作《秋趣图》扇,题曰:戊寅中秋,写呈半丁夫子大人教正,受业王雪涛。作《山水》扇,题曰:戊寅慕贞索,予用六如仿古法拟之应之。作《青山绿水》扇,题曰:戊寅交日写六如居士法,与室人慕莲(廉)拂暑。刻“一目了然”印,款曰:世事看破,一目了然。女燕娥、燕珠生。
1937年  (民国26年 丁丑)62岁,七七事变,北平沦陷。拒日伪政府聘请,辞教。刻“强其骨”、“不使孽钱”印为座右铭,以卖画、刻印为生。刻“半丁平生真赏”印,款曰:元明时收藏印类似,半丁偶而为之……“真”字反文见镜铭。刻“法异导常”印,款曰:意在元明之间。日本人进北平後,东城观音寺住宅对面,成为日本旅馆,长夜惊吵,不得安宁,拟迁。几经周折,在严惠宇、杨济成、袁左良、方巨川等友人的资助及帮助下,购得後门米粮库四号的一所洋楼,宅邸占地十馀亩,中有一园,园占地五亩,以“五亩之园”名之。 轩为半丁夫人张慕贞雕後汉宫词五十首於象牙扇骨。女燕妍生。
1936年  (民国25年 丙子)61岁,《艺林月刊》第80期,刊新治“大器斋”、“张范卿”、“张仁蠡”、“无据”等数印。受国立北平艺术学院中国画系师生欢迎,并合影留念。刻“用耳不如用目”印,款曰:眼见即实,耳闻非真。然亦分事而论,否则听琴谈禅目将安用?此强词也。智者不言,惟近来舌士多类乎此,是以世界公道难申。刻“陈半丁考藏画印”,款曰:宋代珍藏印,拟之。刻“陈年”,款曰:宣和印谱中得之。刻“老复丁”、“老之将至”、“半叟”印。女燕妲生。
1935年  (民国24年 乙亥) 60岁,刻“陈年”、“半丁老人”两面印,款曰:是印仿秦,庶乎近情。刻“半翁”印,款曰:半丁仿汉私印。女燕华生。
1934年  (民国23年 甲戌)59岁,子燕雄生。
1933年  (民国22年 癸酉)58岁,作水墨《梅竹》扇,题曰:癸酉春暑,梦莲(慕廉)索画,应之。刻“半丁良梦”印,款曰:半丁自治印於风雨飘摇之时。刻“半丁秘玩”、“半丁经眼”。刻“半翁”,款曰:半丁仿汉私印,刻於抱一轩。
1932年  (民国21年 壬申) 57岁,刻“晚年惟如静,万事不关心”印,款曰:唐人诗句,刻之以自醒。刻“年年分得一半春”印,款曰:兄弟同庚,今共合百十四岁……一年春色,惟吾弟兄只得其半。此前人诗,自留为我用。刻“老夫白緑尚儿戏”印。刻“陈年”印,款曰:珊瑚青田,石之最润者,贵品也,数十年来才获此二石。子燕葆生。时居宣武门内油房胡同。
1931年  (民国20年 辛未)56岁,为《艺林月刊》第23期题写刊名。刻“饮雪”、“年年长自清”、“好尚独与时俗异”、“天地为师”印。刻“小时飘零老似仙”印,款曰:余生无妄求,心无烦恼,目无大小,事无成见,手元寸铁,处之泰然,乐天由命,飘乎若仙矣。刻“半聋半哑”印,款曰:半聋半哑,无事不可。刻“不过此耳”印,款曰:看尽奇观不如书卷,尝过滋味无胜菜根,庶乎人情不过此耳。刻“奇特”印,款曰:生而知之者,上也;学而知之者,次也;学而不知者,下也。近世以不学而能治国平天下者,不谓不奇特也。为熊佛西作《事事清白》。
1930年  (民国19年 庚午)55岁,时居东城观音寺。刻“处世无忧笔一竿”、“百年甘守素”、“长乐其年”印。与罗振玉合作扇面。女燕姣生。
1929年  (民国18年 己巳) 54岁,刻“竹环斋”、“竹环斋画记”、“半丁弄翰”、“半丁涂抹”、“生於丙子”、“半丁画印”、“创格”印。刻“不使孽钱”印,款曰:钱能通神,又能养命,欲求其安者,莫如自食其力。板桥云:“闲来写幅青山卖,不使人间造孽钱”。四字拟凿印。
1928年  (民国17年 戊辰)53岁,刻“谦中定之半丁同时合作之记”印。张大千来访,在陈宅结识溥心诋。刻“陈年”印,款曰:戊辰十月,半丁用汪近人法自刻名印。
1927年  (民国16年 丁卯)52岁,吴昌硕故。金潜庵及金城门下众多弟子,由“中国画学研究会”分裂出来,另组“湖社”。“中国画学研究会”由周肇祥任会长,陈半丁、徐宗浩任副会长。齐白石为半丁所作《荷花》补鸭。为袁左良作草书《论写竹》长卷。北伐後,北京美术专科学校改为国立北平艺术学院,成为北平国立八校之一。任国画系教授。
1926年  (民国15年 丙寅)51岁,金城病故,其子开藩(潜庵)与周肇祥为中国画学研究会会长一职相争,後票选,周胜金败。刻“国泰年丰”印,款曰:只此四字,於人於己心愿意足,诚有气派。
1925年  (民国14年 乙丑)50岁,作“枫蝉”, 题曰:只有一片枫叶,不知多少秋风。刻“且亭”印,款曰:精毋求其工,工则匠矣。刻“不须老人”印,款曰:年五十而无沤,岂天不须老也。刻“敬涤堂”、“欢喜事”、“半丁长生安乐”印。为于林作《山水扇》。拟陈白阳作《牡丹》扇。
1924年  (民国13年 甲子)49岁,吴昌硕来京,师徒再聚。参加在中山公园举办的中日绘画展览会,齐白石、王梦白、广濑东亩、小石翠雪、太田秋民等数十人作品同展。5月2日,鲁迅观展。刻“渐近”印,款曰:刻画自如仿佛有鬼神助者,庶乎近者。此印本赠泰谷(戈)尔,既行,留以自用。
1923年  (民国12年 癸亥)48岁,作《鸟语花香》,题曰:鸟语花香,都是指头禅中一派道味。癸亥暮拟新罗写法。与萧嵋、金城、陈师曾合作《松竹高士图》。吴庠题诗,姚茫父长跋记事。为齐如山朝岁,与姚华、王梦白合作花卉。与贺良朴、萧嵋、沈尹默、马衡等,同任北大“造型美术研究会”指导教师。
1922年  (民国11年 壬戌)47岁,齐白石《壬戌日记》记曰:陈半丁,山阴人,前四五年前相识人也……半丁居京八年,缶老、师曾外,知者无多人,盖画极高耳。余知其名,闻於师曾。一日於书画助赈会得观其画,少顷,见其人,则如旧识。是夜,余往谈,甚洽。出康对山山水与观,自言“阅前朝巨家之山水,以恒河之笔墨,仅得匠家板刻而已。後之好事者,论王石谷笔下有金刚杵,殊可笑倒吾侪,此卷不同若辈,故购藏之,老萍可为题记否?”余以为半丁知言,遂书於卷末。引吴东迈拜访齐白石。纪念苏东坡诞辰885周年,参回陈师曾组织的“罗园雅集”,参加者有王梦白、周养庵、汤定之、齐白石、萧粟泉、萧谦中、溥心诋、姚茫父、罗雁峰、凌直支、杨令衟、金拱北、孙诵昭、江南苹等。与齐白石、陈师曾、凌直支、姚茫父、金拱北合作《花卉卷》。陈师曾携其作品在日本展出,十幅作品售出六件。善耆(肃亲王)遁迹旅顺,感其知遇之恩,前往视疾。殁後,营其丧。为措运柩返京之资,在大连两次举行个人画展,所得旧价数十万全部充作运费。在旅顺作《松海晚明》、《禅门立雪》等。袁叔吴隐故。

1921年  (民国10年 辛酉)46岁,齐白石作《水牛图》,题曰:以小纸画牛,为半丁携之去,因留其本,画此。
1920年  (民国9年 庚申) 45岁,“中国画学研究会”成立,任评议。约是年齐白石送三子子茹拜於半丁门下。恩本为刊“老静”一印。刻“陈年”印,款曰:从俗处入,脱俗尤难也。朱文重边,见宣和印。为寿石工刻“湘怨楼”。
1918年  (民国7年 戊午 )43岁,时居上虞会馆。受国立北京美术学校之聘,任中国画教授。与严惠宇、陈雪暄结拜。
1916年  (民国5年 丙辰) 41岁,远亲蔡元培介绍至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,与馆长章士钊相处甚洽,於文史等方面得其指教。後与陈师曾在北大商办书画研究室,因经费不足未果。
1915年  (民国4年 乙卯)40岁,秋,吴昌硕为作《墨梅》、《自作诗》。刻“懿德”,款曰:拟秦人法,不舍自籹。刻“半丁老人”、“半翁”、“不舍老人”、“不舍”印。刻“年”,款曰:晚年惟好静,万事不关心。宣南画社约於是年成立。与余绍宋、陈师曾、梁启超、姚茫父、溥心诋、王梦白、沈尹默等同为会员。
1913年  (民国2年 癸丑)38岁,秋,重来北京。先寓东皇城根路西,後寓西河沿余家胡同上虞会馆。在上虞会馆与鲁迅相识。《自传》云:至後为了家眷出来,才搬到煤市街掌扇胡同。在蒙藏院任职,不久辞去。
1911年  (清宣统三年 辛亥) 36岁,回家。
1910年  (清宣统二年 庚戌)35岁,金城嘱临任伯年《梧桐白凤图》。在“绿庄严馆”题金城所藏吴昌硕《剑气珠光》。金城为刊一印。吴昌硕来京,盘桓数月,为半丁“把场”。吴昌硕为刊“山阴陈年”、“静山”、“我无为”、“半丁”等印,与半丁合作(吴篆陈刻)“山阴道上人”、“半丁”、“静山无恙”、“陈”、“有鱼”、“静山”等印。吴昌硕为半丁在琉璃厂两家纸店撰写画润,全文如下:半丁画润 整张:四尺四两,五尺六两,六尺八两,八尺拾贰两。条幅:视整张减半。册页、纨折扇:每件一两。半丁旧□(友),性嗜□(古),能刻画,写花卉、人物直追宋元,近写罗汉变幻百出,在佛法中可称无上妙谛,求者履盈户外,为定润目如右。庚戌长夏吴俊卿(铃“吴俊之印”)。刻印:每字壹两。砚铭:另议。临《清湘山水册》,共十帧。
1909年  (清宣统元年 己酉)34岁,王慕廉(梦莲)生於北京,苏州人(後为半丁夫人,具体时间不明,应在1930年之前)。拟任伯年《梧桐白凤图》。应肃亲王善耆之嘱,为吴可读侍御作肖像。得善耆厚待,劝入部为官,未就。肃亲王往西陵值班,半丁去访。善耆撰一联赠之,联曰:帖里有余闲登山临水觞咏,身外无长物布衣蔬食琴书。作《草堂艺菊图》,金城为之题跋。
1908年  (清光绪三十四年 戊申)33岁,临《石涛山水册》共八帧。刻“臣年”印。
1907年  (清光绪三十三年 丁未) 32岁,张慕贞生,浙江宁波人(後为半丁夫人,具体时间不明,应在1935年之前)。
1906年  (清光绪三十二年 丙午) 31岁,严子均来函,邀至沪上严家作画。为宁波会馆临摹已破烂的任伯年作品(严子均为该会馆董事)。一日,在北楼作一幅大画,为金城所见,遂与严子均再三商量,邀半丁同往北京,子均欣然同意。与金城同来北京,寓金宅。长女纪宣生。
1905年  (清光绪三十一年 乙巳)30岁,刻“陈年”印。
1904年  (清光绪三十年 甲辰) 29岁,吴昌硕知半丁回沪,去函约至苏州家中作伴。为缶翁临摹祖像。刻“无所事室”印,款曰:用汉人刻法,甲辰九月老静□吴门旅次。
1903年  (清光绪二十九年 癸卯) 28岁,严信厚去世,所聘画家皆散去。应严信厚之子子均之邀同往宁波费家,为其父葬礼帮助接送来宾。
1902年  (清光绪二十八年 壬寅) 27岁,叶舟为刻“陈年长寿”印。
1898年  (清光绪二十四年 戊戌) 23岁,吴昌硕为篆“陈年”印,半丁刻成。款曰:二字缶老为余篆也,戊戌十月半丁记。顶款为缶翁所落,曰:半丁道人自作。(“半丁”一号,一说起於1910年,一说起於1911年,一说起於1931年,均误。应不晚於是年)。长子光宇生。
1896年  (清光绪二十二年 丙申) 21岁,回乡与王槐英完婚。自编《年表》云:当年回上海改业。吴昌硕时常带往任伯年处补习禽鸟、人物,颇得任氏喜爱,惜不及一载任氏故去。(见《陈半丁档案》中《自传》及《学历与经历》,另,半丁後人藏半丁手书《自传》云:“十九岁在上海得蒲作英先生之助,介往同里任伯年先生指示,不久又遇吴昌硕先生同情,旦夕得同室深研……”此表依《陈半丁档案》之说。
1894年  (清光绪二十年 甲午) 19岁,自兰溪歇业回家。叔父搬走,房子已归别人。寓舅婆家。用身上仅有的几十元钱为父母安置故坟。拟回兰溪。为舅婆看中,将孙女王槐英(慕端)许以为妻(订婚)。表叔吴隐自上海回绍兴,因上海做事正缺人手,带至上海虹口,在严信厚小长庐馆拓图章为业。严家聘吴昌硕。相见後颇得缶翁厚爱,得其指教。识蒲作英。
1890年  (清光绪十六年 庚寅) 15岁,转至一钱庄学徒。开始接触笔墨,自言“嗜书画入骨,饥饿犹不顾也”。
1889年  (清光绪十五年 己丑) 14岁,遭叔婶强逼离家,受惊吓逃至舅婆家。第二天祖母来,遇姑父得知此事,数日後由姑夫带往兰溪。在大来商店学徒,从此自谋生活。
1884年  (清光绪十年 甲申) 9岁,父亡。端午,外祖母亡。失学。由祖母收养,织带、纺线、务农以补家给。
1881年  (清光绪七年 辛巳) 6岁,母亡。父失业。家中除祖母还有兄妹三人,乏人照看。将半丁交外祖母抚养,在外祖母家入私塾。外祖母有相当文化,得益不少。
1876年  (清光绪二年 丙子) 1岁,5月14日(农句四月二十一日)生於浙江绍兴柯桥镇西泽村一个医生世家。名年,字静山。双生,胞弟名易斋。後曾刻“陈半丁丙子双生千秋”印记之。 
友情链接: 中国美术协会网 |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网 | 画家宋敏官方网站 | 画家姜凯文官方网站 | 画家张权官方网站 | 画家门海艳官方网站 | 画家张洪蕾官方网站 | 书法家李创国官方网站 | 画家赵慧斌官方网站 | 油画家蔡丽华官方网站 | 国家民族画院画家李辉官方网站 | 画家徐宏清官方网站 | 画家杨仕芳官方网站 | 书法家林经堡官方网站 | 画家刘素丽官方网站 | 书画家孙东旭官方网站 | 画家吕延冬官方网站 | 画家李晖官方网站 | 画家齐建民官方网站 | 画家刘峰官方网站 | 画家张丽官方网站 | 画家马志远官方网站 | 画家郭金栋官方网站 | 画家张振波官方网站 | 画家彭廷龙官方网站 | 油画家崔岩官方网站 | 画家陈湘金官方网站 | 画家安顺官方网站 | 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边杰官方网站 | 雕塑家黄艺豪官方网站 | 画家王新官方网站 | 画家李国兴官方网站 | 画家文龙(王洪祥)官方网站 | 画家曹江萍官方网站 | 画家邱楚莲官方网站 | 油画家李宾官方网站 | 画家史海波官方网站
首页 | 简介 | 艺术年表 | 留言 | 与我联系
管理助手 | 免责声明
点击次数: 31122
chenbanding.caaan.cn | 著名画家陈半丁